诅咒之城:1999年至今纽约胜率40%联盟垫底 20年换18人难挽败局

诅咒之城:1999年至今纽约胜率40%联盟垫底 20年换18人难挽败局

在周四以37分的劣势惨败给丹佛掘金之后,大卫-菲兹戴尔和他的老板进行了会面,他标志性的木质眼镜,也很难掩盖在过去19场中执教纽约尼克斯给他带来的疲惫和无助。他的眼神看上去十分地疲倦、他的胡子则变得有些茂密而凌乱,并没有认真打理的痕迹。他下巴上的灰斑似乎在蔓延。

当老板开口讲话的时候,菲兹戴尔做好了准备,某一刻他甚至低下了头,并不知道批评会不会立刻袭来。

自从球队总裁史蒂夫-米尔斯和GM斯科特-佩里在那场臭名昭著的发布会上猛烈批评了球队如今的现状,并反复强调在10场比赛之后每个人有多么不开心之后,他就一直预想着今天的这一幕会发生。多家消息源向ESPN证实,这场发布会是由老板詹姆斯-多兰所安排的。多兰认为这体现出了自己对球队现状的关心与紧迫感。然而,正相反,它破坏了球队的稳定,并引发了人们对菲兹戴尔未来的担忧。

在那之后26天内,米尔斯、佩里、菲兹戴尔以及助教基斯-斯玛特频繁地进行会面,以讨论球队目前的问题。然而周四比赛后的那场会议不尽相同。菲兹戴尔称,球队在这场比赛中所做的努力是“病态的”(Sickening),并且表示,他希望扭转尼克斯如今的局面而做出的努力如今成了一场难以摆脱的梦魇。

根据来自球队的信息源,他知道米尔斯和佩里已经和球员们进行了会面,以询问他们对尼克斯如今颓态的看法。每一场失利看上去似乎都要比上一场要更糟糕一些。

但是,解雇菲兹戴尔却成了一个难题:只要他仍旧在执教,那么管理层的责任就不会被过分地追究。因此,管理层希望尽可能地推迟教练的更替,或者,至少推迟到周二球队开始的西海岸客场之旅之前,也就是周二对阵开拓者的比赛前。

菲兹戴尔决心继续执教,并和种种逆流做拼搏。但他告诉米尔斯和佩里,如果他们认为他就是尼克斯如今困局的一部分,他能够理解并且接受。这是一份骄傲的宣言,他并没有投降。可惜的是,这是他在尼克斯教练席上的绝唱。

第二天训练后,菲兹戴尔下课。总之,在多兰成为尼克斯老板的20年里,有12位教练有和菲兹戴尔同样的遭遇。另外还有6名GM和球队总裁,在听到塞壬女妖拯救球队的歌声之后触礁,遇难。

球队中唯一不会变的东西,只有多兰、米尔斯以及输球。自从1999年(尼克斯打进总决赛)以来,尼克斯的胜率只有40%,这一数据排名联盟倒数第一。

对尼克斯和尼克斯球迷们而言,最痛苦的是,希望的曙光往往会摆在他们的面前。它是真实的,你可以看到甚至触摸到它,但是它从来没有坚实到足够将伸出的双手环抱。

总会有什么东西跳出来毁掉这样的希望。无论是错误的步骤,错误的计算或者只是时间上的安排不当,乃至失智般的行为,球队的自爆来得太过于频繁,以至于噩梦般的循环又一再开始。

菲兹戴尔在尼克斯的帅位上仅仅呆了19个月,看上去很短,但是对他而言这段日子感觉可能旷日而持久。不仅仅是因为在2018年6月,他参加芝加哥选秀前训练营时,穿上了一件白色的polo衬衫,这让他看上去更加地嬉皮——甚至更加的开心——比起他结束尼克斯的的执教生涯时。当接受ESPN的联合采访时,他和佩里谈起了对尼克斯的远景。

“我真的相信,”菲兹戴尔说。“在整个联盟里,斯科特和我之间始终的联系。我们真的在一直努力着围绕纽约城,代表纽约城,打出好名堂,建立起良好的声望…我们会努力在自由球员市场上签下正确的自由球员。”

当时每个人都对此坚信不疑。佩里自从大学时代就认识凯文-杜兰特,作为西雅图超音速队管理层的一员,他也参与了球队07年用榜眼签选中杜兰特的决议。菲兹戴尔则在迈阿密热火担任过助教,成为了詹姆斯身边一位可以信赖的知己,佩里和菲兹戴尔的组合,似乎是招募如杜兰特这样的超级巨星自由球员的理想搭档,杜兰特似乎能够帮助麦迪逊花园球馆走向成功。

然而当自由球员市场开启时,杜兰特却并没有加盟尼克斯。他甚至根本没有和尼克斯进行会面——在自由球员市场于6月30日开启,他和篮网达成口头协议之前——也没有和其他任何球队进行会面。佩里和菲兹戴尔在联盟中拥有的人脉似乎从没有什么机会去使用。

尼克斯夸下的海口太大了,而又不幸地未能实现自己曾经吹过的牛,然而一切木已成舟。米尔斯在那个六月份的晚上发布了一份声明,承认了这样的失望,但同时也对自己的B计划表示了乐观与信心。

可能一切都要归罪于和杜兰特的失之交臂。但是从来都不应该如此。最初的计划,当然了,是期待于波尔津吉斯能够成为超级巨星,然后吸引其他的超巨加盟纽约。但是,球队和这位被KD称作“独角兽”的球员,近年来的关系也一直不好。

在任期结束后的最后几个月里,尼克斯的前任GM菲尔-杰克逊,曾经在这位年轻的拉脱维亚内线遭遇一系列的伤病并且公开缺席球队的会议后,考虑将他交易出去。会考虑将这样一位有能力且有潜力的球员交易出去的想法让人感到震惊。

这也加速了杰克逊在尼克斯下课的进程。消息人士透露,杰克逊在今年夏天曾经计划前往拉脱维亚访问波尔津吉斯——以重新修复他们1之间的关系——然而一切都随着他离开的消息戛然而止。但是,他的离开并没有平息波尔津吉斯对球队前景的担忧。

尼克斯起初选择了和前骑士队GM大卫-格里芬,后者刚刚赢下总冠军,并且有着处理棘手的巨星与球队之间关系的经验。格里芬告诉尼克斯,他只对成为某支球队的篮球总裁,直接和老板对接感兴趣。而根据消息源透露,多兰则表示,他对这样的合作感到“兴奋”。

但是随后合作宣告破裂,消息源称,当格里芬意识到自己将不会拥有完全的控制权,而是要和米尔斯进行合作时,谈判破裂了。

当时,格里芬正在飞往纽约和米尔斯进行会面的过程之中,消息源称,他看到了一则新闻称,尼克斯用一纸4年7100万美元的合同签下了小蒂姆-哈达威。格里芬意识到,如果他接受这份工作,那么他就不得不背上这份沉重的合同,承担这份他会说不的合同。他没说什么,航班继续飞行,但是在考虑此事后不久,他就决定放弃这次机会。

米尔斯的存在是促使格里芬终止谈判的重要因素,而在谈判破裂之后,米尔斯又推荐给了多兰一位成就不那么高的候选人:新任国王队篮球副总裁斯科特-佩里。

佩里曾经担任魔术队助理GM,而在五年碌碌无为失败的赛季后,于2017年的春季被解雇,在被解雇后几天内,他又被重新聘任,、辅助弗拉德-迪瓦茨在国王队内的每日运营事务。在签下三名重要的球员:乔治-希尔,扎克-兰多夫以及文斯-卡特,另外得到了三个包括5号秀阿隆-福克斯的首轮签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佩里是一位广受欢迎的总裁,他有着大学执教以及担任高层的经验。他也往往能够和球队的管理层以及球迷团体交好。纽约对他而言是个梦寐以求的机会——也是一个年薪翻倍的机会。

而对于米尔斯而言,这是一位没有要求直接对接老板,也没有要求权力的倾斜的候选人。在尼克斯同意支付国王一笔现金以及一个二轮选秀权之后,佩里来到了尼克斯。在2017年7月,佩里签下了一份五年合同——和米尔斯的合同年限如出一辙——联盟消息源称,合同中包括在第四赛季和第五赛季的球队选项。

第二年春天,当尼克斯结束当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球队的包机也降落在纽约的郊区后,佩里和米尔斯解雇了主帅杰夫-霍纳赛克。几周以来,他们都一直在联盟中游说,寻找可能的替代人选。大卫-菲兹戴尔当时带领灰熊队杀入了季后赛,然而随后他和球队的全明星中锋马克-加索尔关系破裂,这也是他在2017-18赛季被球队早早地解雇的原因之一。

对于一些球队来说,菲兹戴尔的名字属于优先考虑的范畴。老鹰和太阳都给他提供了一份合同,夏洛特黄蜂同样如此。雄鹿则认真地考虑着和菲兹戴尔洽谈,但是菲兹戴尔本人向往着纽约,因此他在尼克斯没有给他签约承诺的前提下,拒绝了其他球队的合约。

最后,他们达成了协议。菲兹戴尔和纽约在2018年5月签约了一份为期4年,2200万美元的合同。菲兹戴尔的首要任务则是,坐上前往拉脱维亚的飞机。波尔津吉斯在球队中感觉被孤立,菲兹戴尔则明白,他和小加索尔的关系可能将成为前车之鉴。

波尔津吉斯当时正在欧洲恢复他受伤的左前交叉韧带,当时,普遍的预测是他将错过菲兹戴尔在尼克斯执教的第一个赛季。不管尼克斯队是否有机会再招募多一名超级巨星级别的自由球员,菲兹戴尔都相信,有波神这样的球员存在,能够帮助球队保持竞争力。

波尔津吉斯感到和菲兹戴尔有了最初的好感,然而当他在训练营开始后回归时,却发现了一些沮丧的事实。消息源称,从波尔津吉斯在尼克斯恢复伤病能够允许的时间,到他的存在能否成为追逐杜兰特和欧文的积极因素,都存在着不小的分歧。

尼克斯队在2019年初开始试图评估各队对他的兴趣。消息源称,尼克斯给鹈鹕队提供了一份交易方案:打包以波尔津吉斯为核心的一揽子球员,以交换对方的内线巨星安东尼-戴维斯。鹈鹕GM戴尔-登普斯对这场讨论并没有什么兴趣,尼克斯则认为,这表明,联盟中的球队对波尔津吉斯想兴趣并没有那么高。

波尔津吉斯和他作为经纪人的哥哥雅尼斯,计划在一月份与管理层会面,讨论他的未来。消息人士透露,当雅尼斯发现尼克斯正在和独行侠讨论交易的时候,他们第二天早上就匆匆的召开了一个会议,并且要求将波尔津吉斯交易到以下的四支球队中去:篮网,快船,猛龙或者热火。

会议的内容言简意赅,但是尼克斯在和兄弟两开会之前,就已经和独行侠达成了一致。即使是在交叉韧带受伤的情况下,联盟中的许多球队依旧对他非常的感兴趣——许多的球队都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从来都没有机会对他提出报价。

但是交易的细节——换来一些边缘球员,释放工资帽空间,并换来两个首轮签——向尼克斯的NBA对手们证明了一些事情:要么尼克斯绝对确定他们将要在自由球员市场上得到凯文-杜兰特或者欧文,要么就是尼克斯的高层对如何进行一场彻底改变球队的交易一无所知。

就在那时,2019年春天,老板詹姆斯-多兰登上ESPN纽约,并且夸下海口:“纽约是篮球的圣地。我们听到,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球员,还是那些对纽约有意的球员的经纪人。据我们所知,我们认为我们将拥有一个十分成功的休赛期,我们将签下出色的自由球员。”

KD的父亲,维恩-普拉特(Wayne Pratt)以及他的商业伙伴里奇-克莱曼(Rich Kleiman)都自诩为尼克斯的球迷,当时,联盟中的球员们都在闲谈着KD可能加盟纽约尼克斯的绯闻,就像他们谈论KD加盟2016年的勇士时一样。

尼克斯同样比任何一支球队都更有机会得到状元签签下杜克的未来巨星锡安-威廉森。

尼克斯在KD争夺战中处于领先地位。然而他们却错误地解读了一个关键因素:杜兰特愿意来,但是欧文并不如此。最初,尼克斯是杜兰特和欧文的可选择下家之一。但是欧文对于篮网,对于新泽西这个他成长的地方的偏爱,成了关键因素,这一因素在招募篮网后卫斯宾塞-丁威迪时同样关键,后者在2018年九月和欧文结识,当时,他们共同在哈佛商学院中攻读教授Anita Elberse的课程。

自从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互为队友之后,欧文、KD和小乔丹就经常讨论,是否有一天能够在同一支队内打球。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将在哪里会首。欧文首推将篮网作为落脚点,他告诉他的两个朋友,篮网的文化如何之好,他们的高层对联盟有着如何的了解,他们在这样一支崛起的篮网队中有机会创造怎样的历史。

尼克斯则希望KD能够向他的两位朋友宣传尼克斯,告诉他们在花园球馆共事的感觉,希望他能够带来另外一位诸如莱昂纳德或者是肯巴-沃克一样的球星。尽管杜兰特确实认真考虑过尼克斯,然而,根据消息源透露,他从来没有像欧文积极游说二人加盟布鲁克林篮网一般游说他们加盟纽约尼克斯。

“尼克斯的球员们很好,他们都是很年轻的球员,但是他们就像我当年那样,需要更多的经验,”杜兰特在十月份告诉前队友伊巴卡。“这是另一个促使我拒绝尼克斯的因素。我就是觉得,布鲁克林在争夺总冠军方面比尼克斯要走的更靠前。”

尽管杜兰特遭受着跟腱撕裂的伤病,佩里和米尔斯依旧给他提供了一份大胆的报价和合同。不过,多兰在经历了小斯等具有伤病史的球员的折磨之后,对这个计划持怀疑态度。最后,一切不了了之,杜兰特决定和小乔丹、欧文一同前往布鲁克林。克莱曼则直截了当地在自由球员市场开启之后,通知了多兰这一选择。

比起最初尼克斯的豪华设想,杜兰特,锡安和安东尼-戴维斯(他曾经考虑将尼克斯和湖人作为交易并签下长约的落脚点),尼克斯最终得到的新援是朱利叶斯-兰德尔,鲍比-波蒂斯,维恩-艾灵顿以及RJ-巴雷特。

在某种程度上说,一切都是这些没有得到满足的需求带来的后续结果。

巴雷特在某日可能会成为一位伟大的球员,但是他永远都不会成为锡安。鹈鹕最终将戴维斯交易到了湖人,因为相比起尼克斯提供的筹码,他们更偏爱湖人队中的年轻小将们。即使杜兰特都对他们进行了持续的伤害输出,在这个秋季接受采访时,他对尼克斯的建队进行了抨击。

2019-2020赛季,尼克斯的期望仅仅是将胜率提升到五成及以上。然而这样的希望很快也被瓦解,控卫艾尔弗雷德-佩顿以及丹尼斯-史密斯时早早地因为伤病而只能作壁上观。

佩里和米尔斯向多兰强调,一旦球队控卫位置上的人员荒得到改善,球队的情况就会好转,但是在球队主场以21分的分差不敌克里夫兰骑士,战绩来到2胜8负以后,多兰的耐心也在一点点地减少。

在那次声名狼藉的新闻发布会上,米尔斯承认,他“在比赛中和多兰进行了谈话。我在比赛中一直和他谈话。”他“希望我们能够在比赛中发挥的更加出色,有更好的战绩。我认为詹姆斯(多兰)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一切,他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的诉求。”

在发布会上,佩里和米尔斯看上去都不怎么高兴,佩里的发言长达2分30秒,他踱来踱去,低头,又或者时不时地看着米尔斯,重复着“显然我们对现在的处境不太满意”这样的话。好像他说得越多,这些话听上去就越好一般。

那次媒体发布会是个糟糕的想法,他们似乎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最终熬过了这一劫,而球队主帅菲兹戴尔则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替罪羊。

如今迈克-米勒(非前NBA球员)是球队的临时主帅,只要球员们对他的执教表示肯定,他很可能会保住这份工作。但是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球队的管理层已经商定,如果球队继续如今的窘境,那么球队将考虑雇佣新任主帅。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赛季中聘请教练是有风险的。最明显的一点是,这一决策将会给米尔斯和佩里在球队中的前景增添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当然了,只有多兰才能决定二人何时才会下课——以及他是否将完全的控制权交给他人。他没有为大卫-格里芬或者是菲尔-杰克逊交出过完全的控制权。但是如果想在联盟中吸引像猛龙GM马赛-乌杰里这样的人才,那么控制权的移交是不可避免的。

乌杰里的名字此前就曾经和尼克斯联系在一起。当然了,这主要是因为多兰既尊敬而又欣赏他在交易中“戏弄”尼克斯的方式。

在2010年尼克斯和丹佛掘金队商讨关于安东尼的交易时,詹姆斯-多兰失去了耐心,他直接将当时饱受尊敬的GM唐尼-沃尔什推开一边,自己接管了这次交易。这么做的结果对于尼克斯而言是代价高昂的,消息源称,在交易截止日前几天,乌杰里巧妙地得到了额外的一个首轮签以及中锋莫兹戈夫。

三年之后,多兰又在和猛龙队关于曾经的状元秀巴格纳尼的谈判中横插一脚。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乌杰里需要在交易中额外加上一个选秀签,才能让巴格纳尼合同中还剩余的2000万美元看上去不那么代价高昂。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多兰送出了1个首轮签,2个二轮签,以及3名球员,换来了这样一位碌碌无为的意大利状元。他在尼克斯效力的两个赛季被伤病困扰,产出寥寥。

此外,在2013年,尼克斯的高层接近达成一笔签约凯尔-洛瑞的交易,然而多兰又突然对交易能否完成表达了担忧,尼克斯在交易中退缩,乌杰里最终保留了洛瑞,后者则成为了一名能够稳定输出的全明星,并且在2019年夺冠的过程中扮演了基石般的角色。

消息源透露。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吃瘪之后,多兰私下里曾对包括密友表达过对曾坑自己许多次的乌杰里的欣赏。

乌杰里如今和猛龙队的合同还剩下两年。而目前猛龙队并没有和乌杰里商谈续约的事宜——即使是猛龙夺冠之后也没有——但是猛龙队的管理层的确存在在2020年为他提供续约合同的可能性,消息源透露,这份续约合同届时将进一步扩大乌杰里的权限,待遇也有所提升。

在过去的20年里,多达18为主帅或者总经理都曾经尝试过帮助尼克斯扭转局面。这极有可能是目前体育界中最困难的挑战,也总会有雄心勃勃的人们来到这一岗位,相信他们将会是带领尼克斯走出泥潭的那个人。

然而,这18人的失败背后都离不开系统性的原因。这,也决定了,无论他天赋有多高,有多么地睿智,都无法在尼克斯取得成功,直到尼克斯混乱的管理有所改变。